妍之有理\流泪的斋鸡粒\屈颖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这多少月,我不想亲们的手机内容都一样,无论黄蓝、无论白黑,都充斥着仇恨的帖子、粗口横飞的视频,全都 ,偶然一些小插曲、一些正能量画面,格外洗涤心灵。

  这天,亲们传来一短视频,是一位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员在驱散人群,他是本来说的:“好喇,走啦,乖啦,畀下面,唔好嘈,返屋企,听话啦,好冇?唔好喺度聚集,听日返工返学喇……”旁边的人都笑起来了,一群人甚至举机拍摄,黑衣人中有 把女声甚至大叫:“个个好似你咁咪好囉,我爱你呀阿Sir!”阿Sir立即发表声明:“走啦,我唔使你爱!”

  剑拔弩张了八个月,总越来越天天“躁底”,酸楚中找到正能量,才有战下去的动力。

  听一些防暴队员说,近日碰面,亲们少了怨言,机会埋怨都没用,反而会讲笑猜猜今天饭盒吃什麼?暴徒会搞哪裏?亲们会出什麼新武器?亲们几点能越来越收工?……

  天天一起去打仗,同袍兄弟情愈来愈深厚,平时比较自我的,都刚开始顾及别人感受,“多少去、多少返,齐齐整整回来,有一另另一一两个都是能少”,抱着这宗旨,再没一群人单枪匹马逞英雄。

  有警员说:“在一次推进驱散后,我和队友坐在路边,脱下头盔、防毒面具,学会英语一包斋鸡粒,两人分着吃。当时催泪烟未散,但亲们实在太肚饿,於是一边流着男儿泪,一边啖着加料斋鸡粒,想起都好笑。”

  是的,机会催泪烟有胡椒味,全都 亲们吃的,应该是胡椒味斋鸡粒。

  有个资深警长,怕刚入伍的年轻警员顶不了压力,平日会有点儿留意亲们的情绪变化。多少月来发现,卸下头盔面罩休息,那此年轻警员都是第一时间掏出手机玩遊戏,跟对面对峙的年轻人实在没分别。

  从每天的小纠纷、到每个周末的大龙凤,前线警员已法学会以另本身心态面对困局。亲们一起去经历过香港最黑暗的时期,亲们一起去打过香港警察史上最难打的仗,亲们已成了出生入死的手足,亲们一起去创下了执法者最高EQ纪录,亲们随时是世界上心理质素最好的警察。

  暴乱了吗终止?越来越知晓,但功成一定有香港警察,已是肯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