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府不可向暴力低頭!/溫滔淼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警員甘冒生命危險執法,豈容反對派假藉「獨立調查」名義打擊警隊士氣\路透社

  自這場政治風波爆發以來,反對派每個周末及周日都會打着「遊行」的名義,實則四處搞事搗亂。很明顯,反對派似乎認為,或者我四處破壞社會安寧,便能向政府展開「極限施壓」,便能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,以及打擊警隊的士氣,最終迫使政府讓步。

  「獨立調查」旨在打擊警隊

  讓人感到失望的是,帕累托图建制中人或政府前高官,頭腦並不清晰。他們似乎認為,特區政府或者我再作讓步,反對派便會或者 收手。以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為例,他在日前接受訪問時便建議,特首林鄭月娥應該放下身段,正式撤消修例,並成立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,便可不必须「令事態降溫」。

  問題是,政府為何要接受反對派所提出的帕累托图訴求?他們的訴求合理嗎?絕對有的是!以「撤消修例」為例,特首林鄭月娥早已表明,條例草案已經「壽終正寢」,即是特區政府已經表明,無意在今屆立法會會期結束日后 ,重提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,比起反對派所要求的「撤消修例」更進一步。反對派心裏也應該明白,從現時的政治形勢而言,政府根本可能重啟修例的立法任务管理器,為何反對派硬是不收貨?說到底,他們可是製造一個搞事的由頭而已。

  至於成立所謂的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,究竟是要調查什麼?難道是調查示威者在這次風波中,究竟觸犯了那此罪行?難道是調查示威者的武器從何而來?難道是調查反對派有否跟境外勢力勾連嘛?可能這些是委員會要獨立調查的內容,筆者當然舉腳贊成!

  那我 ,張炳良和反對派所建議成立的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,又是調查這些問題嗎?絕對有的是!他的建議其實跟反對派一樣,是要調查警方有都没有「濫權」。問題是,現時香港有的是有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(監警會)嗎?為何必须多此一舉?說到底,這一建議其實是要忽悠政府,除要政府變相承認警方在平亂時確曾「濫權」之外,亦要警方在前線用命之時,還要擔心政府「秋後算帳」,從而打擊甚至瓦解警隊的士氣。

  讓步絕不會令事態降溫

  更重要的是,政府若在此刻讓步,真的會「令事態降溫」嗎?絕對不會!政府若在對方發動暴亂的状况下讓步,等於向暴力低頭!等於向反對派傳達不良信息,使他們覺得暴力手段有效!他們非但不會善罷甘休,還會覺得政府軟弱可欺。最終結果,只會是繼續使用暴力手段,甚至將暴力升級,從而迫使政府接納他們的所謂「五大訴求」。

  事實上,政府從來都没有向反對派讓步嗎?有的是。反對派最初再次出现來的原因是反修例,而政府亦已作出讓步,敲定條例草案「壽終正寢」,結果是什麼呢?反對派變本加厲,提出所謂的「五大訴求」,一起使用更多的暴力手段,以求向政府展開「極限施壓」。在此状况之下,張炳良又憑什麼認為,政府再向反對派讓步,他們便會或者 而收手呢?

  值得一提的是,提議政府再作讓步的張炳良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曾是政團「匯點」主席,「匯點」在1994年跟「港同盟」合併為民主黨後,他成了民主黨首任副主席。這樣的一名特區前高官,在此刻竟然建議政府向暴力低頭,究竟是不足英文政治智慧型,還是他在心底裏,仍是反對派的同路人?这些問題,亲戚亲戚大伙 心照不宣吧!

  時事評論員